<i id='ff7t4'></i>

<code id='ff7t4'><strong id='ff7t4'></strong></code>

    <span id='ff7t4'></span>
    <fieldset id='ff7t4'></fieldset>

  1. <acronym id='ff7t4'><em id='ff7t4'></em><td id='ff7t4'><div id='ff7t4'></div></td></acronym><address id='ff7t4'><big id='ff7t4'><big id='ff7t4'></big><legend id='ff7t4'></legend></big></address>
    1. <dl id='ff7t4'></dl>

    2. <ins id='ff7t4'></ins>

        1. <tr id='ff7t4'><strong id='ff7t4'></strong><small id='ff7t4'></small><button id='ff7t4'></button><li id='ff7t4'><noscript id='ff7t4'><big id='ff7t4'></big><dt id='ff7t4'></dt></noscript></li></tr><ol id='ff7t4'><table id='ff7t4'><blockquote id='ff7t4'><tbody id='ff7t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f7t4'></u><kbd id='ff7t4'><kbd id='ff7t4'></kbd></kbd>
        2. <i id='ff7t4'><div id='ff7t4'><ins id='ff7t4'></ins></div></i>

          焦點影評丨《1917》蕩氣回腸的“一鏡到底”怎麼沒能換來一舉奪魁

          • 时间:
          • 浏览:5

          隨著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的落幕,影迷們又掀起瞭新一輪對於電影和獎項的討論熱潮,令人意外的是,此前在頒獎季中戰果斐然的《1917》並未能像大多數人所預料的那樣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影片大獎,而是獲得瞭10項提名中的最佳攝影、最佳視覺效果和最佳音響效果3個技術類獎項。對於這部以長鏡頭拍攝手法為賣點的戰爭片來說,這個結果可謂是成也“一鏡到底”,敗也“一鏡到底”。

          《1917》這部電影的片名既是故事發生的背景:在1917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兩名年輕的英國士兵斯科菲爾德和佈雷克奉命穿越戰區去傳達立即停戰的命令,如若任務失敗,身處前線的1600名同胞就將落入到德軍的陷阱中。

          這個簡單的故事就是本片119分鐘片長裡的唯一的主線劇情,作為戰爭片,它不像《敦刻爾克》那樣悲壯,不像《西線無戰事》那樣慘烈,也不像《光榮之路》那樣悲憤,對於整體戰局而言,《1917》所呈現的隻能算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小插曲,這也使得一部分人抱怨本片劇情過於單薄,不足以撐起一整部電影。

          但對於身處一戰戰場上的士兵們來說,《1917》中這場被阻止的戰爭卻真真切切地拯救瞭他們的生命,這使電影更關註戰爭中個體的際遇而非整體的命運,借助貫穿全片的長鏡頭,無時無刻不在的攝像機忠實地記錄下主角們的歷程,整部《1917》就像是一場驚心動魄的ARPG遊戲,極強的代入感讓觀眾成為與主角共同行動的另一名士兵,從狹窄的戰壕翻越到開闊的原野,從危機四伏的堡壘奔向遍佈廢墟的焦土,又在其中經歷著不可避免的恐懼和傷痛,如影隨形的危機感直到最終主角抵達終點時才被最終卸下,而長鏡頭無疑是帶給觀眾浸入式觀影體驗的最佳載體。

          長鏡頭一向是考驗導演調度水準的利器,不少影片熱衷於在影片開場即使用長鏡頭“炫技”,《愛樂之城》裡公路上的大型歌舞秀和《鳥人》中基頓在時代廣場的暴走就是其中精彩的范例。但大多數電影中的長鏡頭並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像《俄羅斯方舟》那樣貫穿全片的90分鐘長鏡頭實在少見,看過以劇組幕後故事為題材的喜劇片《攝像機不要停!》的人能理解要拍攝出真正的“一鏡到底”電影有多麼困難。

          所以早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受制於膠卷拍攝時長的懸疑片大師希區柯克就在《奪魂索》中開始制造偽·“一鏡到底”瞭,而今電影工業的發展讓導演和剪輯師們有更多、更自然的方法隱藏剪輯點,但想要呈現出流暢自然的長鏡頭仍非易事,這顯然難不倒為《1917》掌鏡的著名攝影師羅傑·狄金斯,再加上托馬斯·紐曼的配樂,科林·菲爾斯、馬克·斯特朗、安德魯·斯科特、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理查德·麥登等明星的客串,《1917》自然處處都給人驚喜。

          戲劇專業出身的薩姆··門德斯在轉戰好萊塢之後拍出瞭不少成熟的商業大片,其中既包括獲得第7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的《美國麗人》,也有《007:大破天幕殺機》和《007:幽靈黨》等知名IP。獨特的經歷為他的電影帶來瞭戲劇化的張力,這一點在《1917》後半段表現得尤為明顯:死裡逃生的斯科菲爾德走到瞭一片龐大的廢墟之中,呼嘯的炮彈、破敗的建築和狹長的影子仿佛是舞臺上的佈景,火光中的十字架和懷抱嬰兒的幸存者更像是末世中的神跡,虛實難辨的鬼魅氛圍隨著配樂的激蕩不斷蔓延,斯科菲爾德墜河後所見的落花與浮屍共存的景象更是將這種駭人的美感推向瞭極致。

          薩姆·門德斯表示《1917》的劇本靈感來自於祖父所講的故事,在片中他還用彩蛋紀念瞭自己的祖母,這就不難理解他為何在這部電影中投註瞭如此豐沛的情感。《1917》不是關於戰爭的頌歌,因為整個一戰本就是場荒誕的災禍,《1917》也無意塑造英勇的戰士,電影中的主角不過是被卷入戰火的年輕人,他們盼著回傢、渴望生還,所求的不過是能在戰鬥間歇到樹下小憩一會兒。戰壕中的士兵和軍官同樣都在漫長的等待和反復的指令中苦熬著,在電影鏡頭沒有觸及到的地方,每一名一戰的親歷者都有他不為人知的1917,而這些人的故事合在一起,才是《1917》的全貌。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結束後,《1917》終於確定將被引進內地,此時本片的資源早已在網絡上流傳開來,不少人也忍不住在漫長的假期中先睹為快,但對於這部以攝像、視效和音效見長的《1917》來說,無疑影院的大銀幕才是其最佳觀看場景。再艱難的形勢也會有終結的一天,就像再漫長的長鏡頭也會最終喊cut,相信等到電影院重新開門的時候再去看《1917》,這部奧斯卡獎上的“無冕之王”一定會帶給我們更深的感悟吧。